服务热线:400-000-0000
您的位置: 首页 > 详情页面 >

详情页面

详情页面

“东方第一女剑客”栾菊杰 世界赛场书写传奇

发布者: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浏览213次 【2020-01-29 17:00:44】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26岁的南京姑娘栾菊杰杀入花剑决赛,并以8比3的比分击败对手,成为第一个获得奥运会击剑金牌的亚洲运动员,同时也是南京第一个获得奥运冠军的运动员。

  1999年9月4日,南京日报记者通过越洋电话采访第二十三届奥运会花剑项目个人冠军栾菊杰。回忆起15年前洛杉矶奥运会的夺冠时刻,栾菊杰仍觉得历历在目。

  1958年,栾菊杰出生于南京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73年进入南京业余体校进行羽毛球训练,后改为击剑。次年5月,栾菊杰在北京参加全国击剑比赛并夺得女子花剑个人亚军,当时她才刚刚学习击剑4个月。

  进入国家队不久,栾菊杰便开始在世界击剑舞台崭露头角。1978年,年仅20岁的栾菊杰来到西班牙第29届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的赛场上,在欧洲观众的一片惊讶声中,她杀进了半决赛。

  在半决赛中,她被对手的剑刺穿了左臂,却以惊人的意志坚持下来,并以5比4的比分击败对手进入决赛,最终获得亚军。自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设立击剑项目到1978年,国际剑坛整个亚洲一直都没有一个人能进入到世界大赛的决赛,因此,栾菊杰引起全国关注,同年6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扬眉剑出鞘》来讲述栾菊杰的事迹。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栾菊杰越战越勇。1981年,栾菊杰获第36届世界击剑世界锦标赛女子花剑亚军。1983年,在德国举行的第6届国际女子花剑比赛中,她依仗手中的利剑,力挫各路高手,独占鳌头,成为亚洲第一个在世界剑坛折桂的人。

  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26岁的南京姑娘栾菊杰杀入花剑决赛,并以8比3的悬殊比分战胜前联邦德国选手,成为第一个获得奥运会击剑金牌的亚洲运动员,同时也是南京第一个获得奥运冠军的运动员。那一年,栾菊杰当选为“建国35年以来杰出运动员”,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1988年汉城奥运会失利后,栾菊杰身患急性肾炎。她结束了15年的运动员生涯,正式退役。

  1989年,栾菊杰移居加拿大。虽然身在异乡20多年,但栾菊杰从未忘记祖国。终于,2008年,完成自己梦想的时刻到了。

  “我告别职业运动员生涯已经有20年,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届奥运会在中国举办,我不会重披战袍。”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50岁高龄的栾菊杰决定再战一场。在自己的祖国,完成作为一个运动员最后的谢幕演出。

  2008年8月11日,栾菊杰在女子花剑1/16决赛中不敌匈牙利选手穆罕默德-艾达。尽管未能晋级,但她在赛后打出“祖国好”的布幅时,无数人为之感动,也成为北京奥运会上的经典画面。

  2018年11月3日上午,南京体育学院行政楼2楼一间100多平方米的会议室里济济一堂。10点,专程从加拿大回宁参加江苏省击剑队60华诞庆祝活动的栾菊杰,开始在这里分享她的剑客人生。

  当天,恰逢南京举行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图片展,栾菊杰听说自己的照片上了展览很激动:“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展板上的这张照片也是我40年前拍的,真是太巧了。”

  栾菊杰现身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南京发展图片展在图片展现场,许多观众一眼就认出了栾菊杰,“当年,我们都是你的粉丝!你是我们南京的骄傲!”

  10月,栾菊杰在意大利里窝那举办的2018年世界元老击剑锦标赛上,获得女子花剑个人B组(60+)冠军以及重剑亚军,“扬眉剑”的传奇仍在续写。

  “我还要打到70岁、80岁!我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我要将南京人的拼搏精神,带向全世界。”栾菊杰骄傲地说道。

  从南京体育学院走出的栾菊杰创造了中国体育史上的辉煌,南京体育学院如今也走过了63年的历程。63年间,一大批优秀的运动员传承着奋勇拼搏的精神,在世界赛场不断缔造传奇,书写荣光。

  林莉,1992年在巴塞罗那震撼世界泳坛,成为中国在奥运会上既夺得冠军又打破世界纪录的第一人;葛菲、顾俊,羽毛球“天下第一双”,1996年、2000年在奥运赛场两次登顶;黄旭,2000年、2008年在奥运会体操男团项目两度封王;陈若琳,蝉联2008年、2012年和2016年三届奥运会冠军,年仅24岁就书写勇夺5金的传奇;还有奥运冠军张军、李菊、阎森、陈玘、仲满、陆春龙、蔡赟、骆晓娟、许安琪。

  难忘杨威奥运时电话越洋采访栾菊杰(《南京日报》1999年9月4日)

  提起报告文学《扬眉剑出鞘》,读过的人都还清晰地记得文中那位飒爽英姿的主人公栾菊杰,这位地道的南京姑娘在第二十三届奥运会上勇摘花剑个人金牌,改写了击剑项目进入奥运会殿堂后,长达88年没有一位亚洲选手摘得奖牌的历史。

  昨天,通过越洋电话,记者与加拿大埃德蒙顿的栾菊杰攀谈起来,回忆起15年前奥运会夺冠的那一瞬间,今年已41岁的栾菊杰依然那样兴奋:“1984年8月3日,是我难忘的日子。当时的奥运会女花比赛采取双败淘汰赛,我连续以8比5、8比0击败了比肖夫和古兹加努这两个强劲对手后,与32岁的世锦赛冠军、德国选手哈尼施在最后的决战中碰面了。当时,赛场上的气氛紧张极了,双方啦啦队的加油声震耳欲聋,刚交手时比分咬得还挺紧,打成了平手,但我后来变化战术,主动出击,连续得分,终于以8比3拿下了这场比赛。”

  获胜后的栾菊杰摘下面罩,朝对手瞥了一眼,轻轻握了一下手,便向身后的教练和队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记者告诉栾菊杰,前几天中央电视台的体育节目还回放了这一精彩瞬间,电话那端的栾菊杰打趣道:“是吗?那时我可是得意忘形了。”在领奖台上,望着升起的五星红旗,栾菊杰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因为这枚来之不易的金牌背后凝结了无数人的关心以及付出的汗水。赛后,洛杉矶的华人簇拥着心目中的英雄,栾菊杰的怀里抱满了鲜花;一些亚洲国家的击剑教练和运动员也纷纷向她表示祝贺。栾菊杰说:“此刻,我心中明白,代表的已不仅仅是中国,还有整个亚洲。”

  11年前,30岁的栾菊杰“退休”了,次年便和丈夫到了加拿大,开始了新的创业历程,如今她在埃德蒙顿一家击剑俱乐部任教,有100多位学生。虽然退下来11年了,栾菊杰对剑台上拼杀还是一往情深,偶尔也去参加一些比赛。今年6月,她参加世界A级赛,竟然闯进了前八名,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与栾菊杰线点了,记者对打搅她深感歉意,栾菊杰爽朗地一笑:“没关系,其实我还没睡,正在看《还珠格格》哩,录像带是借来的,蛮好看的!”